<rt id="ssyse"><xmp id="ssyse">
<sup id="ssyse"></sup>
<rt id="ssyse"></rt>
<option id="ssyse"><xmp id="ssyse">
<tr id="ssyse"><xmp id="ssyse">
<rt id="ssyse"></rt>

話說陳楚

時間:2018年09月07日 作者:周口師范學院教授 王劍 信息來源:周口晚報 點擊:

這是一片古老的土地。

這是一片豐饒的土地。

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讓我們穿越歷史的隧洞,把目光投向中原腹地,投向以古陳淮陽為中心的這片廣袤的大平原。這里有我們民族智慧與文明的源頭活水,有我們民族生生不息的血脈根系。中華民族一部浩瀚的歷史畫卷,正是從這片古老、神奇的土地上,掀開了光輝燦爛的第一頁。

地質學家李四光先生曾說:“在五億七千萬年前至十九億震旦紀期間,中國境內絕大部分是海的情況下,就出現了大片的淮陽古陸。”

歷史,首先在這里浮出水面。

這塊土地的第一個名字是頻頻出現于古書中的“宛丘”。宛丘,或許是我們中華民族的第一個首都。

宛丘位于淮陽城東南三里處的平糧臺,當時,這里是一座高四五十米的土丘,在茫茫無垠的大平原上,凸立著這樣一座高地,確是稀少的地形,因而常常容易被原始部落選為定居點。

現代考古發現,這里是一座擁有城墻、城防和地下排水管道等設施的真正意義上的城市,已有4600多年的歷史。屈指算來,西方古都羅馬,中國的北京、洛陽,比她還小1000多歲呢!

宛丘的另一個名字是“陳”。“陳”,從古文字學上,我們可以考察出它所包含的歷史文化意義。鑄在古銅器上的“陳”字是一個極有意思的形象,左邊為旌旗的形狀,右邊則是戰車的車輪,下面是土的會意。整個“陳”字的含義,是以戰車排列于國土邊界,用于保衛自己的土地。而戰車,是上古時最重要的戰爭裝備。

陳,又通“陣”。當夜幕悄悄降臨,部落酋長便指揮他的子民將車隊排列成圓圈形戰陣,人畜居于陣中。在無險可守的大平原上,在巍巍而立的宛丘之上,頓時形成了一個堅固的城堡。而在這里帶領他的子民繁衍生息、漁獵稼穡、驅車作戰的,則是在中國歷史上聲名顯赫的“太昊伏羲”。

這座幾千年來香火不絕的陵墓,就是太昊伏羲氏長眠的地方。太昊伏羲是我們中華民族共同的文化始祖,他被尊為“百王之先”、“三皇五帝”之首,其時代和地位當在黃帝和炎帝之上。

對民族共同先祖的認定是關系到民族血脈延續的大事。可以說,民族先祖是民族精神的支柱,是民族凝聚力的紐帶,也是神圣血緣觀念的具體表現。按照一般的說法,我們中華民族共同祖先被認為是炎帝、黃帝,但是,這種認定是有問題的。首先,太昊伏羲氏所處時代早于炎黃二帝;其次,炎帝、黃帝同屬于華夏一族,而在中華民族大家庭中,漢族人口最多,而漢民族也是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由各個部族混血形成的,并不止于炎黃為代表的華夏一族;其三,不僅是漢族,許多少數民族也共同尊奉伏羲為先祖。所以,以炎黃一系作為中華民族唯此獨尊的文明源頭,與中華文明多元起源的實際情形并不相符,將所有中華兒女同視為“炎黃子孫”也未必全面、正確。與其他始祖相比,太昊伏羲的傳說流傳范圍廣、影響更大。

在先秦可靠的典籍和民間流傳的傳說和信仰中,我們看到,太昊伏羲不僅是東方夷族的神祇和始祖,也是南方蠻族的神祇和始祖,傳說伏羲生于成紀(今甘肅天水),一路自西向東播遷而來。這一時期,正是多民族大混血、大融合的過程。毛澤東說:“漢民族人口多,也是長期由許多民族混血形成的。”我們民族歷史上有多次大融合,其中最早的是殷周以前的上古時期,這是影響最為深遠的一次。正是這一次民族大融合,形成了漢民族血緣的主脈。太昊伏羲的傳說,是漢民族血脈形成的表現。陳地地處中原腹地,既是早期各民族文化的交匯點,又是他們的爭奪區,多方文化在這里沖突融合,多種血脈在這里混合交流,使陳地成為中華民族的主要發祥地,為我們偉大民族的形成作出巨大的貢獻。

傳說太昊伏羲發明魚網,教民捕魚狩獵;制定姓氏,建立婚姻制度,擺脫了人們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群婚狀態。伏羲確立的以二十四節氣為基礎的歷法,至今仍是人們進行農業生產的主要依據。

淮陽城湖中的這座畫卦臺,傳說是太昊伏羲畫八卦的地方。伏羲氏上觀天象、下察地理、中觀萬物,從白龜身上的紋絡中受到啟示,畫出八卦,從而一畫開天,開啟了我們民族哲學思維的先河。

八卦,這看似簡單的八個刻劃符號,卻包含著宇宙人生的無限玄機。

八卦和《易經》是中華文明的源頭,它從伏羲時代創立,發展到達到頂峰的《周易》,其最大功績在于它所體現的一整套具有完整體系的哲學方法、思維方式的奮發向上的民族精神。可以說,中華民族精神和所有文明成果,均源于八卦和以它為基礎的《易經》。

太昊伏羲氏還賦予了我們民族以總徽號——龍。《左傳·昭公十七年》載:“太昊氏以龍紀,故為龍師而龍名。”大量文獻和考古資料均證明,伏羲“人首蛇軀”。蛇是伏羲氏的圖騰。中華民族的總圖騰“龍”,正是以蛇為基礎,匯合了多民族圖騰而成的。所以,龍圖騰的形成,象征了中華民族主體血脈的匯聚和文化的奠基。從此,普天下的中國人都有了一個共同的名字——“龍的傳人”,共同尊奉同一個祖先——伏羲。在伏羲的旗幟下,多民族團結和合,統一為中華一家。太昊伏羲因此而成為中華民族血緣和文化的廣泛代表。

陳地是中華姓氏的發源地。相傳太昊伏羲氏在這里始定姓氏,制嫁娶。羅泌《路史》載:“上古男女無別,太昊始制嫁娶,以儷皮為禮;正姓氏,通媒妁,以重人倫之本,而民始不瀆。”《竹書紀年》載:太昊為風姓。范文瀾在《中國通史》中說:“中國最早的姓就產生在伏羲氏時期,伏羲之后為風姓,這是中國第一個姓。”

功德齊日月,圣跡垂千古。太昊伏羲首先拉開了華夏文明的歷史序幕,黃淮大平原上最早燃起了民族智慧的火光。

公元前10世紀,周武王伐紂,建立了周朝,武王分封諸侯,尋到五帝之一舜帝的后代媯滿,把大女兒大姬嫁給他,將他封到陳地,建立了陳國。陳國是周代首封十大諸侯國之一,她的疆域大致相當于今天的河南省周口市轄區。

陳胡公媯滿在這里筑陳城,御外敵,勵精圖治,發展生產。加之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使陳國迅速富裕起來。

胡公媯滿本姓媯,或姓姚,在陳地立國后,他的子孫或以國為姓,為陳氏;或以其字為姓,為胡姓。陳姓到戰國時分化出田、孫、袁等60余姓。胡公媯滿是天下陳、胡、姚、田、孫、袁等中華大姓共同的血緣先祖。今天如果把這些姓氏人口統計起來,數量將十分驚人。所以,我們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正是從陳走出來的姓氏和家族,構成了漢民族的主體血脈。

胡公子孫遍天下,每年都有來自海內外的陳、胡、田等姓子孫來淮陽認祖歸宗、朝祖進香。

春秋末年到戰國時,陳國被楚國吞并,陳城成為楚國北方重鎮。戰國后期,楚國國都北遷,陳作楚都38年,史稱“陳楚”。

陳楚文化在這里交匯,孕育出了偉大的哲學家、中國哲學之父老子(李耳)。一部《道德經》慰天下,老子和以他為代表的道家思想,是我國傳統思想文化中的一條巨川。

人們在研究中國古代思想文化的時候,往往把儒家文化視為其代表,或把儒家文化視作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和實質,這是十分偏頗的。事實上,作為中國傳統思想文化“軸心”時代的先秦,是各種學說、各種學派“百家爭鳴”的時代。而諸子百家中形成最早,影響最大的應是以老子為代表的道家學說。

老子不僅是道家學派的創始人,還是先秦諸子的啟蒙者,九流百家皆受其影響。儒家后起于道家,孔子師承于老子。西漢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之前,在中國思想文化上占主流地位的是道家文化。儒家學說崛起后,儒、道兩家對立互補,成為影響中國文化兩千多年的兩個主要理論學派,為其余諸子百家所不能比擬。漢末,佛教傳入中國,作為中國本土宗教的道教興起。儒家、道家、佛教、道教,猶如中華文化的四只車輪,構成中華文化的主體,推動中華文化的發展。道家與道教同源而異流,其力量可堪與儒、佛相抗衡。

老子是當之無愧的中國哲學之父。《道德經》一書是一座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智慧寶庫,它與《周易》《論語》一起,成為世界上影響最大的三部中國古代文化典籍。

時間挾帶著歷史,如這條滔滔不盡的潁水河,滾滾東流。當我們尋根溯源,面對著陳地先民留下的深不可測的文化遺產,不能不感喟于這塊古老土地的神奇與豐厚,感喟于她貢獻給我們偉大民族的不息的血脈、永享的福蔭和無比強大的生命力量!

( 網絡編輯:新聞中心 )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

天天av_天天翘_天天色综合_天天射影院_天天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