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溯源龍湖魂

    時間:2010年09月20日 作者:佚名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董素芝 

      “水光瀲滟晴方好,山色空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蘇子這首膾炙人口的詩句,時常把我帶向對家鄉龍湖的遐思中,也使我想起中學時語文老師那自豪的聲調:同學們,你知道我們家鄉最有特色的是什么?那就是龍湖,我們的龍湖可大了,它把淮陽城整整圍了一個大圓圈,有一萬六千多畝的面積,比杭州西湖還要大兩倍呢!

    是的,正如浙江人厚愛西湖,山東人盛贊泰山,廣西人喜愛漓江一樣,淮陽人總把風光旖旎的萬畝龍湖當作自己的驕傲。

      淮陽龍湖位于黃淮平原腹地,東西闊44公里,南北長25公里,圍堤14公里,面積11平方公里(16483),水域面積8000多畝。湖水環抱古城,古城屹立水中,湖中碧波蕩漾,煙波浩渺,有內陸奇觀,中原明珠之稱。萬畝龍湖,碧水瑩瑩、浮光耀金,柳絲垂岸,蒲葦蔥郁,芙蓉斗艷,風景宜人,秀色可餐。

    和杭州西湖相比,家鄉的龍湖遠沒有西湖的名氣,沒有西湖的嬌艷、浮華和排場,也缺乏西湖的淡妝濃抹。但無論從龍湖的景觀上,還是從龍湖的歷史淵源上看,它都毫不遜色于杭州西湖。

    煙波浩渺,蘆葦蔥郁,恬淡自然的龍湖給了淮陽人詩情和遐想、聰明和智慧、曠達和靈氣,融入了淮陽人的靈魂,也讓淮陽人多了幾分韻致和情調。閑暇時,徜徉在波光浩渺、蒲草叢生的龍湖岸邊,宛如看到了陽澄湖畔的江南水鄉,看到了遠離城市喧囂的桃花源,心中積蓄的種種煩惱會一掃而光,心境也會豁然空靈和平和。最妙的是月明星稀的夜晚,獨自行走在龍湖畔,皎潔的月光傾灑在一片碧波之上,令人心曠神怡,恍恍如入夢境。唐代大詩人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會一下子蹦出來: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隨之也恍若隔世地發出今夕何夕的感嘆。

      渺遠月光下的龍湖,時時把人的思緒帶向很遠很遠。

      淮陽龍湖的形成,史書無翔實記載。多說是因黃水泛濫沖積或屢次護城所致。幾千年來,淮陽古城屢遭黃患,歷代官民為保護這座古城不被淹沒,每次發黃水泛濫,就在城周圍三至五里外修堤筑壩,黃水退后,挾帶的泥沙便沉積于堤外,年長日久,堤外漸高,堤內漸洼,低洼積水,水多成湖。據《左傳》記載,早在春秋時(前550年),陳國大夫慶虎、慶寅壘修陳城,因板筑坍塌,砸死奴隸,役人不堪其苦,殺死慶虎、慶寅,引發我國歷史上最早的筑城奴隸暴動。從西周初陳被封諸侯國至今3000余年,修筑陳城無數次,僅唐以后,就大修20余次,每次修城,必挖池取土,湖面就越來越大。

      一位哲人說過,凡是人們神往的地方,對我們都是一種誘惑,不是誘惑于美麗,就是誘惑于傳說。同杭州西湖一樣,數千年來,龍湖積貯了人類進程中的文明和滄桑,留下了諸多美麗而動人的傳說,濃縮了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文化積淀,也印證了淮陽作為文明源頭和中華民族發祥地之一的文化內涵。只因塵封得太久,略顯得神乎和飄渺。我們不妨沿著古人的足跡,做一下歷史的追溯。

     《中國古地理圖》顯示,很久很久在以前,這里曾是一片淮陽古陸,它中央高,四面洼,周圍是一片沼澤地。6000年前,一個被稱為伏羲的部落首領,為了尋找適宜先民生息繁衍的地方,帶領其部落子民從干旱、荒蕪的西部,一路踏水而來,在水土肥美、樹茂林密高幾十米的宛丘(淮陽,古稱宛丘、陳、陳州)定都,源水而居。據專家考證,古宛丘就是現淮陽城東4公里的平糧臺。方志載,平糧臺高二丈,大一頃,舊有四門,林木蔚然,它不但是丘上有丘,而且四方高,中間下。平糧臺東靠流水清澈的蔡河,西瀕水草茂盛禽魚繁多的龍湖,遠古時候,這個鳥獸可獵,魚蝦可捕,高丘可居的地方,自然會成為原始人理想的棲身之地。

     在那原始的洪荒年代,伏羲作出了超越同時代人的偉大貢獻,他在湖邊教民結網捕魚、狩獵、飼養牲畜,原始畜牧業從此興起;相傳伏羲在湖邊的蔡河里捕得一只白龜,鑿池飼養,臨池觀看,從龜紋中悟出奧秘,通過遠觀天文,俯察地理,中觀萬物于人,在島中畫成八卦。這個島就是至今尚存在淮陽龍湖里的畫卦臺遺址。  史書說畫卦臺是伏羲于蔡水得龜畫八卦之壇,是后人為紀念伏羲畫八卦的功績而建的。伏羲八卦奠定了中國古典哲學的基礎,那蘊藏著易學內涵的古太極圖,被中外學者稱為中國文化的根人類文化的源頭

      伏羲還綜合各部落圖騰的特點,創造了集蛇、魚、蟲、鳥、馬、牛、鹿為一體的龍圖騰,中國龍的出現,象征著民族大融合,中華民族始稱龍的傳人。伏羲以龍紀官,自號龍師,從此,淮陽因此有龍都之稱。龍都的湖自然稱之為龍湖,龍湖充溢著龍師的靈魂。伏羲以其卓著的貢獻,被后世推崇為三皇之首人文始祖,成為中華民族尊崇敬重的人祖、龍祖、中華共祖。為永志伏羲氏的功德,后人在龍湖邊建造了氣勢恢宏的太昊伏羲陵廟。數千年來,上自帝王將相,下至三教九流,前來尋根謁祖者絡繹不絕,并成為現代人不可或缺的精神家園。

      太昊伏羲氏之后,炎帝神農氏相繼都于太昊之墟,淮陽自此稱陳(陳,舊都也,即原來的都城)。炎帝神農氏在湖邊浸種灌溉,播種五谷,開始了中國的原始農業。至今淮陽縣城城北5公里還有五谷臺神農井遺址,相傳這是神農氏教民稼穡的地方。

      如果說,西湖的內在魅力與美在于它的日月精華和山水毓秀,在于它是中國文人創造的文化靈光,秀麗山水間彌漫著才子、隱土、蛇仙的矜持和凄楚,從而匯成極復雜的文化景點,那么龍湖的魅力與美則在于它是開辟鴻蒙與現代文明跨越時空的接壤,在于它是遠古人類戰勝蒙昧,啟迪智慧所溢發的人生禮贊,在于它由古老而產生的厚重感,在于它是風景,又不僅僅是風景,而是歲月的滄桑鑄就的歷史風景。

        龍湖使淮陽成為古代重要的軍事要塞和兵家必爭之地。淮陽曾是西周分封的十二大諸侯國之一,虞氏舜帝之后裔媯滿(陳氏祖先)陳胡公為陳國首任國君,并在此修筑城池。是他首先把龍湖作為護城的天然屏障,陳胡公的鐵墓也永遠留在了風景秀麗的龍湖中,成為中華陳氏望族的驕傲。繼后,揭竿而起了陳勝、吳廣,從大澤鄉一路沖殺,在湖光閃閃,氣勢雄偉的陳國城樓上樹起了張楚大旗。最悲慘的是楚頃襄王,被秦國的大將白起拔了都城,倉皇北逃至陳國,憑著龍湖的險要,以水御敵38年,最后葬在了陳國。東漢的陳王劉寵,面對勢如破竹的黃巾軍,依仗陳城四面環水的地利,四門吊橋高懸,自帶強弩手數千固守弩臺,終于扼住了黃巾軍。唐末農民起義的首領黃巢,率領數十萬義軍,挖長壕五周百道,大戰陳城300天,終因萬畝龍湖天塹不可飛渡,連戰失利,在他的行宮磨旗店喟然長嘆,留下了終生的遺憾。明末農民起義軍領袖李自成,也率眾圍攻淮陽城。他用謀略先勸降城內共舉大義,城門守將關永杰斬了來使,表達對他的抗議。可天助闖王,淮陽城內月波寺藥庫起火,闖王乘荒亂之機終于拿下了淮陽城。

     而今,龍湖岸邊的廝殺聲已淹沒在黃塵古道里,千年的鼓角爭鳴也化為沉寂古老的龍湖濤聲。在歷史的尋覓中,龍湖留下了一幅幅美麗的畫卷。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陳風》留給了我們永久的回味:彼澤之陂,有蒲有荷彼澤之陂,有蒲菡萏衡門之下,可以棲遲東門之池,可以漚麻。《陳風》多言東門,那里湖光水色,湖水清澈,蒲葦芊芊,白榆成林,綠楊成蔭,暢游其中,樂而忘返,是陳民游玩娛樂的地方,透過此,我們似乎窺見了3000年前陳國的繁華。

      歸攏起來,龍湖接納的文人絕不遜色于西湖,且不說曹植、李白、白居易、張九齡、李商隱、晏殊、蘇軾、蘇轍、范仲淹等文學大家為龍湖留下的清韻華章,僅中國最偉大的教育家孔圣人被厄于陳蔡的動人傳說,就為龍湖平添了幾多神秘色彩。春秋末年,孔子為宣傳他的政治主張,曾在陳國講學四年多。孔子的72個得意弟子中,淮陽人就占了4個。公元前489年,諸侯爭霸,楚昭王派人去衛國聘孔子去楚國講學,途經陳蔡,被圍困七日,弟子餓急了跑到龍湖里挖蒲根吃,只有孔子正襟危坐,弦歌不已,終于感動了龍湖里的一條九尺長的大鯽魚,為搭救孔子和十賢性命,自動跳上岸來。

      陳蔡被厄對孔子本不是一件光彩事,但孔子臨危不懼的學士風范卻羞煞了多少浮躁文人,啟發了多少文人學士,給孔子留下了堂上弦歌七日不能容大道,庭前俎豆千年猶自仰高山的贊語。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鞏吹捧孔子的陳蔡絕糧是圣人齊日月之明,不能違日月之道。后人為紀念孔子,在龍湖的弩臺上建造了弦歌臺。如今的弦歌臺,四面環水,碧荷接天,金鯽躍水,青蛙鼓噪,成為人們游玩的好去處,只是缺少了當日圣人的弦歌之聲。

      極為有趣的是,曾在西湖浚湖筑堤的杭州知府蘇軾,和淮陽也極有緣分。其弟蘇轍曾在淮陽任教諭三年,任職期間,他十分喜歡龍湖的湖光柳色,在湖西北的柳湖丘上筑室讀書,這就是蘇軾筆下宛丘學舍小如舟的蘇亭或子由亭,蘇軾也多次來淮,寫詩作畫,兄弟倆相互唱和,留下了大量的詩作。蘇軾的《戲弟子由》:宛丘先生長如丘,宛丘學舍小如舟就是蘇轍為陳州學官的詩作。蘇軾被龍湖神奇美麗的景色所陶醉,在《次韻子由柳湖感物》中詠道:惟有柳湖萬株柳,清陰與子共朝昏……柳雖無言不解慍,世俗乍見應憮然。借柳詠志,寫盡人生感受。蘇軾以龍圖學士守潁州,止鑿黃堆水,陳民免受其害。后人為紀念二蘇的文才和功績,在蘇亭四周,遍植蓮藕,暗喻出污泥而不染。每至夏至,柳拂曲欄,清風徐來,荷香襲人,吸引了眾多的文人學士來此游覽。

      是一代文人賦予了龍湖獨特的文化內涵和向心力。其實,龍湖薈萃的何止是文人學士的精英,就連名震天下的北宋名將狄青,也滿懷一腔失落、悲憤,慨然請出陳州。京南重鎮的陳州并無戰事,百無聊賴的英雄,為追憶當年的雄風英姿,在龍湖之畔筑臺,重著戎裝鎧甲,其神武的身影映在清澈見底的湖水中,秋風搖動蘆葦,如聞鼓角,如騁疆場,此時,仰天長嘯,壯懷激烈。可憐一代名將,僅一年就郁郁卒于陳州任上,徒在龍湖留下一個梳洗臺,讓歷史沉思,供后人懷念。

      當我從古老的歷史中回味過來,卻一片惘然,從遠古文明至今的六千多年文明史,淮陽接納了無數非凡的人物,如今他們都安臥在厚厚的史書之中,只有北宋的名臣包拯的一出《下陳州》還在翻起幾朵浪花!當年包公鍘四國舅的金龍橋安在?那鮮血染紅的龍湖又將如何?難道這只是上蒼無緣無故的安排?

     不曾想,寫龍湖卻寫出了悲涼和失落,應該說,這是每一個淮陽人的失落,我們也都在尋覓如何找到龍湖當年的神采 ,讓古老的龍湖再度生輝。

      或許正因為龍湖是集秀美景色、歷史傳說和時代文明為一體的集合體,在風雨飄搖中貯積了太多的滄桑之變,匯集了自然和人文景觀,把洋洋灑灑永永遠遠道之不盡的歷史故事濃縮于龍湖中,才有龍湖的厚重感,給淮陽人留下了濃濃的卻又是澀澀的龍湖情結。正因此,人們圍繞龍湖才有那么多的話題,也成為數千年來淮陽人魂牽夢繞的緣由。

      龍湖是一幅美麗的畫,一首內涵豐富的詩,一壺濃郁醇香的酒,一卷歷經滄桑的書,它等待著我們--龍的傳人去描繪,去創作,去釀造,去續寫新的篇章。(作者為淮陽縣委宣傳部干部、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

    ( 網絡編輯:新聞中心 )
    文章熱詞:

    上一篇:夢里龍湖

    下一篇:游東湖記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

    天天av_天天翘_天天色综合_天天射影院_天天色综合网